遺落的鹹味 高雄紅毛港的喟嘆〈二〉拆船夕陽工業之1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 從1969年到1989年長達20年,台灣的高雄港大仁拆船工業區是全球最大最專業的拆船集中區,拆船公司向全球購買不堪使用的船隻,其中以希臘最多,極盛時期,每天有40艘大船進港等待拆解,37個碼頭幾乎客滿,兩萬多名從業工人在此掏取所謂的「黑肥料」,而這些「黑肥料」每年向國庫繳交20億的稅金,所拆解的鋼板並供應了中鋼百分之六十的原料,更重要的是船上堪用的零件家具流入碼頭周邊的商區,如公園路的五金區,建國路的廢船家
具,這些二手商品,幾乎都是拆船取得,畫家詩人陳庭詩先生更是突發其想;把拆船上的物品創造出怪異的作品,稱為「拆船藝術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拆船工業畢竟是一個高危險,高污染的工業,對環境的傷害很大,尤其是作業工人的工安意外頻傳,其中最嚴重的一次是1986年的卡納力油輪大爆炸,這次事件造成18人死亡,3人失蹤,一百多人受傷,事件後,在強大的社會壓力下,不得不思考拆船工業的明天,加上菲律賓和中國的低工資正吸引拆船工業前往投資,也是高雄拆船業沒落的另一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1990年1月8日黃昏,高雄港第二港口的15號碼頭突然一陣騷動,一艘領港船悄悄進入碼頭,指揮一艘拖船,把停泊於碼頭上長達一年的10,600噸待解體的波多公主號拖離高雄,前往菲律賓蘇比克灣,從此,長達20年的台灣拆船工業正式劃上句點。其實,更早一年,政府已經決定收回大仁拆船碼頭闢建為「第五貨櫃心」,政策一出,說明了伴隨著台灣經濟成長的拆船工業已經走入黃昏,極盛時期的兩百多家拆船公司紛紛轉向中國、菲律賓、斯里蘭
卡或印尼等低度開發國家尋求商機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資料參閱 愚厣文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About